殷格非:“尊重动物”应该成为我们重要的社会责任


微信图片_20200213182642.jpg

       相信大家这个春节和我一样,过得很不平静。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了春节假期,也限制了我们的行动。

       大家响应国家号召,待在家里抗击疫情,每天最关注的就是微信、微博和新闻,看着直线上升的确诊数字与死亡数字,有时会陷入恐慌和担忧之中,但这也促使我们从不同角度深度地分析、判断和考量这一疫情。

动物福利已写进社会责任国际标准

China Sustainability Tribune

      这些天让我反复回忆起十多年前的一桩往事。2005年到2010年期间,在参与制定ISO 26000社会责任国际标准时,国际上一些动物保护组织总是反复提出一个请求,就是要将尊重动物福利写进社会责任标准定义中。

       具体的建议是在ISO 26000“社会责任”的定义“致力于可持续发展,包括健康和社会福祉”后面加上“以及动物福利”这六个字。我们知道这是社会责任定义中关于履行社会责任的根本目的问题,任何一个组织履行社会责任就是要促进人的健康和社会福祉,促进可持续发展。
       难道我们履行社会责任的目的还要加上促进动物福利吗?这在当时,还是不被大多数专家所接受。当进一步了解动物福利的涵义后,就更不为部分专家认可了。
       那么促进动物福利的责任是什么?就是要尊重动物在五个方面的福利:

  • 生理福利,保证提供动物保持良好健康和精力所需要的食物和饮水,即无饥渴之忧虑;

  • 环境福利,要让动物有合适的居所,让其能得到舒适的睡眠和休息;

  • 卫生福利,主要是减少动物伤病,预防疾病,并对患病动物进行及时治疗;

  • 行为福利,提供足够的空间、适当的设施以及与同类伙伴在一起,保证其表达天性的自由;

  • 心理福利,保证避免动物遭受精神痛苦的各种条件和处置,即减少动物恐惧和焦虑的心情。

       当时就有专家提出,全球还有八九亿人口处于绝对贫困之中,这么多人的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我们是否有资格或者有能力做到这样对待动物?是否首先要考虑解决人的贫困和饥饿问题,解决尊重人的福利问题再来考虑对动物的责任?
       另外我们促进动物福利的最终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促进人的健康和社会福祉?难道我们履行社会责任的目的是为了动物福利的提高?因而在社会责任定义中就没有必要加上动物福利了。当然,考虑到作为提高人类福祉的手段,还是将动物福利的责任写进了环境议题中,包括野生动物福利的责任也纳入其中。


对动物负责应纳入履行社会责任的议程

China Sustainability Tribune

       从专业机构对病毒的溯源来看,此次疫情的爆发,来源于武汉某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与2003年的SARS疫情一样,发端于少数人对野生动物的贪吃。正是这种不敬畏大自然、不敬重生灵、滥捕滥杀滥吃的不负责任行为,给人类带来了横祸。

       成千上万的人,在为一小部分人不负责任的经营和消费行为买单,甚至付出生命代价。爱护大自然的生物,既是保护它们,也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以及保障我们的未来。对这件事的回忆,加上这次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有几点值得进一步的反思。

       第一,全社会要加强对动物社会责任的认知。尊重动物权利,提高动物福利是一项重要的 社会责任内容。考虑和尊重动物,包括野生动物的福利,是所有组织的一项社会责任。也就是说一个组织包括企业在做一项决策和执行决策的过程中,也应考虑和评估其对动物的积极影响和负面影响,并采取管理措施来最大程度地促进对动物福利的积极影响,减少消极影响。
       同时,还要对影响加以评估,以及采取相应改进措施。比如科学实验动物行业很早就开始推行的3R利用动物原则,即实验动物的减少(Reduction)、替代(Replacement)和优化(Refinement),具体就是在实验中尽量减少活体动物使用的数量,用体外方法或没有感觉的生物学材料替代活体动物,给动物创造一个好的实验环境或减少给动物造成的疼痛和不安,提高动物福利。

       第二,加强对动物责任知识的传播,促进相关生产性企业的动物福利管理。目前对动物福利的关注,主要体现在农场动物和部分受保护的野生动物方面。农场动物福利贯穿于从生产到消费这一条完整的畜牧业价值链中。从遗传选择和育种的早期阶段开始,我们就应该考虑动物福利。良好的动物福利不仅包括动物疫病的预防和控制,也包括动物住所、管理、营养和人道屠宰等多方面。
       我们国家在这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中国农业国际合作促进会下成立了动物福利国际合作委员会专门负责推广动物福利;制定了《农场动物福利要求》系列标准,由中国标准化协会发布,目前已出台生猪、肉牛、肉羊、蛋鸡、肉鸡福利标准,适用于农场中上述动物的养殖和运输、屠宰及加工全过程的动物福利管理。

       第三,推行负责任消费与可持续生活。动物福利与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密切相关。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12提出实现可持续生产和消费。动物福利的实现不仅体现在生产端,消费端的意识和行动也是支持动物福利不可或缺的驱动力。
       一个社会责任消费者会避免购买有害于社会的产品,积极购买那些有益于社会的产品。当一个社会的责任消费者越来越多时,不仅更有利于保护消费者本身的权益,而且通过责任购买行为,推动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同时也尽了一份公民责任。
       如果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购买高动物福利的动物产品,就会促进负责任的企业生产与经营。特别是不购买不符合动物福利和法规规定的野生动物,如不购买果子狸和蝙蝠。据说蝙蝠就是这次武汉新冠肺炎的病毒来源,而果子狸很可能是中间宿主。如果我们的消费者懂得动物责任,果子狸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不能购买的,蝙蝠也没有特别的营养价值,而且蝙蝠还有一些仿生价值有待挖掘,也是农业益虫,也像蜜蜂一样有传粉作用,消费者不去购买这些动物产品,既合乎法规要求,又能保护农业有益动物,更不会造成这么大的疫情。这既是一种负责任的消费方式,也是一种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将提升动物福利写进社会责任定义中?

China Sustainability Tribune

       动物福利可否写入社会责任定义之中?现在回想起来,将动物福利的责任写在环境主题下的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与自然栖息地的恢复议题中,并不能很好地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在下一次ISO 26000社会责任国际标准修改完善时,是否要考虑将动物福利写入定义之中,涉及更深层次的意识问题。有几个问题需要深入探讨。

        第一,动物福利是否可以作为可持续发展的内容?可持续发展可以包含动物福利的内容。因为生物多样性就关系到人类的可持续发展问题。而从生物基因、物种和生态系统来看,动物基因、物种以及动物在生态系统的功能等是生物多样性不可缺少的内容,而要保持好动物基因、物种和动物在生态系统的功能,离不开对动物福利的关注。因此,在社会责任定义中,加上动物福利是可以接受,这样动物福利的责任能够得到更好的认识和履行。

        第二,动物福利是否可以成为履行社会责任的目标?从人与自然的利益关系来看,人类做事的原则都是以是否有利于人类自己为最高原则。但从人的利益和自然的利益来看,不能这样绝对化地处理。笔者赞成这样一种人的利益与自然的利益的处理原则,即一般说来,在涉及上述两种利益冲突时,人类生存的基本需要高于生物和自然界的利益,但是生物和自然界的生存高于人类的非基本需要(即过分享受和奢侈的需要)。
       具体说来,把人类活动限制在生态许可的限度内,实行尊重生命和自然界,保持生态系统整体性的原则,不断完善和发展生命,不断提高生态系统维持生命的能力。这样既可以为人类自身增进利益,又可以为生物和自然界增加利益。因而,动物福利可以成为履行社会责任的目标。

       第三,尊重动物福利是否能让人类和动物和谐相处?人类本身是地球生态系统长期进化和发展的产物,称得上自然之子,理当尊重、顺应和保护自然母体。自然之子,也是自然之主,但不能破坏自然,更不能任意妄为。在历史和现实中,不少人认为人类是万物的主宰,随心所欲,结果引来自然无情的报复。恩格斯在一百多年前就告诫我们:“不要过分陶醉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
       2003年北京SARS疫情,今年的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都是很真实的例子。建设生态文明,是当代中国对人类文明发展潮流的主动引领。生态文明建设反映了人类处理自身活动和自然界关系的进步状态,是人类认识的一大飞跃,是价值观念的一大转变。
       这一转变的关键,在于着力解决自然的物质生产和社会的物质生产之间的矛盾,把社会物质生产以人为中心的价值取向,转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进而促进人与人、人与社会协调发展的价值取向上来, 强调人与自然要平等相处,当然也包括人和动物的和谐相处。
- END -

来源:《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2020.1-2期

文|殷格非

编辑|李蔷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欢迎关注金蜜蜂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