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讶!我们的同事中,竟有一个养蜂人!


640.png

这是一篇写给5·20“世界蜜蜂日”的专稿,分享关于蜜蜂的事,请原谅我不太擅长浪漫的笔法,但我向你保证,你会在文章里看到,一个“吃货”到底可以努力到什么地步。

关于我在家养“蜜蜂”那档子事

入职“金蜜蜂”后,总能看到同事们在工位上用各式器皿栽种绿植,大家偶尔嫌弃我的工位乏味且单调。但实不相瞒,在园艺巅峰期,我的家庭植物保有量超过300株。农业,果然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种族天赋。

同时,我的宠物数轻松破1000+,这不仅是由于我栽种了很多农业作物,还因为我养蜜蜂。

这是很有趣的经历,我很乐于和你分享。

543.png

故事从一棵“番茄”开始

△ 美味的各种“传家宝”番茄

你多久没吃到好吃的番茄了?5年?10年?差不多在2000年前后,我国引种硬果型商业番茄,并在2010年左右实现了全面普及,这类番茄有个响亮的代号——石头番茄。

现在,我邀请你做一次互动,打开某宝,搜索“石头番茄”,你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宝石番茄”、“石头番茄168”、“石盾番茄197”……这些看着就牙疼的硬果番茄,介绍写着“摔不裂” “耐运输”“坚硬似石头”“货架期28天起步”,真是不知道该心疼自己的牙齿,还是胃。

硬果型番茄,无疑具有良好的抗病性、卓越的成品率、超长的货架期,商业属性爆表;而唯独失去了番茄特有的美味,10余种番茄原有物质在硬果番茄中已经丢失。

两年前,我开始在家栽种传家宝老种番茄、甜瓜、辣椒、茄子等作物。而为了让作物有专职的“授粉专家”,我在阳台养起了蜜蜂。

433.png

△ 忙碌的意大利蜜蜂

至此,你或许会觉得这一切太疯狂,我完全理解你的想法。但请相信,当你吃到比葡萄还甜的粉星小番茄、一口一个停不下来的“意大利冰淇淋番茄”与“深夜零食番茄”、带有柑橘调的“黄色白兰地”和浓郁果香烟熏感的“切诺基紫番茄”……你就会瞬间明白,一切都那么的值得。

554.png

△ 切诺基紫番茄的果实

654.png

大黄蜂,男人的浪漫

全球约80%的显花植物依靠昆虫授粉,其中85%主要依靠蜜蜂授粉,超过90%的果树由蜜蜂承担主力授粉工作。所以,当人类感叹于花朵的馥郁娇艳,那可能只是在向蜜蜂示爱。

近距离观察这些花朵的“小情人”,是非常令人惊讶的。蜜蜂即便在复眼上都布满绒毛,以便尽可能多的沾染花粉;Ta们授粉动作轻柔细致、一丝不苟,当全身布满花粉就会用前足从头胸节开始梳下花粉、搓成小球,挂在后腿外侧的“花粉篮”里,就像一个双枪小牛仔;Ta们较为专一,通常每次巢外工作会倾向于采集同一种花的粉和蜜,以便提升效率;一只工蜂日均访花量数千朵,并带回15毫克花粉或大约40毫克蜜(体积相当于1滴水)。

5443.png

△ 蜜蜂后腿的花粉篮装满花粉

常见的蜜蜂,包括中华蜜蜂(中蜂)、意大利蜜蜂(意蜂)和熊蜂(Bumblebee),也就是《变形金刚》中的大黄蜂代号。我养过意大利蜂和熊蜂。意蜂产蜜量大、抗性好、对螨药不敏感、白天性情温驯,近年来在蜂农群体中对中华蜂的竞争性越来越强。中蜂,是我国本土众多植物(特别是零星蜜源)顺利授粉的必要媒介,对维系我国本土生物多样性具有重要意义,2006年中蜂被列入农业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品种,是很值得人们去关注和保护的品种。

5445.png

△ 中华蜜蜂(左)与意大利蜜蜂(右)

意蜂我养的并不久,由于种群发展很快,就送给一位住别墅的友人了。话说,要问什么才是硅谷大佬们居家生活的潮流巅峰,当然就是养蜜蜂。对!继后院养鸡之后,养蜜蜂、互赠自家产蜂蜜已经成为硅谷后院的最重要社交。嗯,只能帮朋友做这么多了,就看他们一家什么时候入住硅谷。

哦!至于熊蜂,简直没有办法形容这是一种怎样的绝世小可爱,让人极度想rua~!在饲养盒里卷一个隧道,Ta们就会营巢,巢脾也是七扭八歪任性排列的小罐子,莫名戳萌点。虽然干活儿风雨无阻,出勤早、访花勤,但穿着加厚“毛衣”能耗太高,辛勤劳作的熊蜂基本上囤不下太多“存粮”。

6654.png

△ 飞行中的熊蜂(Bumblebee)

还有一件好玩的事儿,熊蜂并不喜欢和她的“姐妹”们分享蜜源,工蜂通常会使用“推搡”和“冲撞”保持她们在一朵花上的“主权”。

6545.png

△ 劳动中的熊蜂

我的“老师”嗡嗡嗡

为了部落!作为社会性昆虫的最典型代表,大约在1.37亿年前,蜜蜂的祖先就开始在地球上活动了,蜂群积累了非常多的智慧。

一个蜂群,由蜂王、工蜂、雄蜂,三种蜜蜂构成。

5432.png

蜂王,由全程采用高品质蜂王浆喂养的受精卵发育而成,自王台羽化孵出,是蜂群中唯一具有完备生殖系统的雌蜂。处女王,会到其他巢雄蜂聚集的区域完成婚飞,携带大约600万精子回巢,并在每天1000~2000颗卵(每分钟2颗)的KPI鞭策下,度过3年左右饭来张口的一生。

54543.png

△ 蜜蜂在巢脾中的发育过程

雄蜂,未受精卵(单倍染色体)在3天蜂王浆与漫长的花粉、蜂蜜喂养下发育而成,“次抛型”工具蜂,工作仅限于将注精囊留在处女王身上后自宫而亡,但对基因交流具有重要意义。

工蜂,受精卵,经过3天低端蜂王浆喂养,随后吃蜂蜜、花粉长大的雌蜂,受蜂王分泌物影响几乎不生育。工蜂根据羽化的日龄,从事不同形态的工作。刚羽化的“职场小白”(1至8日龄),通常负责清洁巢房、蜂群保温、调制蜜粉的工作;积累了一些工作经验的青年蜂,负责相对复杂的内勤工作,包括子脾封盖、照顾幼虫、侍候蜂王、接收花蜜、蜂蜜生产、垃圾清理、花粉装填、建造巢脾、巢房通风、巢门守卫、产热及降温等;外勤是辛苦且危险的,只有壮年至老年的“职场老鸟”才能胜任,巢外工作包括采集花粉、花蜜、水,以及侦查蜜源等等,关乎整个蜂群的口粮。

年轻的工蜂,通过舔舐蜂王身体来判断蜂王状态,再通过蜂群的食物交换把信息传递至整个蜂群。Ta们的行为异常复杂,如果蜂王不再能完成生殖KPI,工蜂就会着手建立王台,抚养新王,实施“废后”;当蜂群壮大到巅峰,工蜂就会停止给蜂王喂食,铸造王台,一部分工蜂吸饱蜂蜜携老蜂王另辟江山,也就是“分蜂”;采集蜂还会通过在巢脾上“跳舞”,传递蜜源信息和距离。

75.png

△ 分蜂时的蜂群短暂停留在巢外,等待侦查蜂选新巢址

如何看待社会性昆虫?谁是谁的“工具人”,最好的理解是将蜂群视为一个整体,工蜂是器官或体细胞,蜂王和雄蜂相当于生殖系统,分蜂则是分裂式繁殖。

哦,对了!蜂蜜不是蜜蜂的便便,而是采集蜂将花蜜存储在蜜胃当中返巢,并经过工蜂间的口口相传,混入足够的消化酶,将花蜜分解为果糖和葡萄糖,再通过内勤工蜂煽动翅膀,将蜜的含水量又60~80%将至20~30%。是的,蜂蜜是蜜蜂的“口嚼酒”。

当我成为“新蜜蜂”

作为入职“金蜜蜂”不足20天的“新蜜蜂”,我非常喜欢这个充满活力而又愉悦的组织。在这个蜂巢中,内勤各司其职,外务充满挑战。

这里有很多绝妙的点子,比如5·20“世界蜜蜂日”企业文化项目,比如COP15“万物有灵 多样之美”艺术展项目,每一项工作都在诞生全新的链接,基于可持续发展将各利益相关方统合在一起,就如同授粉的种子在杂交与繁衍之下,不断构架起有机多态的商业与消费系统,为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储备-酿造”国内外智慧佳酿。

植物与蜜蜂协同进化。植物通过叶片蒸腾、挥发信息素,感知周围长着谁,自己该什么时候开花,哪一个时刻集中分泌花蜜,以引导蜜蜂为种群授粉。在缺少花蜜的情况下,熊蜂会在叶子上留下半月形伤口,植物便会为了蜜蜂提早一至两周绽放。对于植物与蜜蜂间的沟通方式,我们至今仍不得而知,但对于我们如何与企业“协同进化”,我们则早已找到了“责任竞争力”的金钥匙。

当谈及蜜蜂时,勤劳、奉献、危险的防卫蛰针,这是我们的曾经,每个人都是独立且优秀的个体。而今,肩负着以“竞争力责任成就可持续发展”的信仰与使命,我们同心同向,共建蜂巢。是的,在复杂的商业生态丛林之中,一个“金色蜂巢”正熠熠生辉。

875.png

后记:还记得番茄吗?

嗯,就真的真的真的很好吃……

毕竟是辛勤劳作的果实啊,没了。


P.S 在此贡献10棵新育番茄小苗或种子,作为5·20礼物送给大家。留言领取,蜜(密)语“金蜜蜂保护蜜蜂日”,先到先得哦!(超小声)

欢迎关注金蜜蜂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