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公司电子资料

如果您想更多的了解责扬管理咨询顾问机构,请输入您的邮箱。

Email:

专家观点

殷格非:社会责任+自由贸易=责任贸易?

来源: 时间:2016-03-24

——TPP的社会责任视角

如果说从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到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是以破除贸易保护到自由贸易为特征,那么从WTO到各种双边协议到区域贸易协定,特别是再到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签订,将会推动世界自由贸易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姑且称之为责任自由贸易阶段或者责任贸易阶段。


从自由贸易到责任贸易

自由贸易 上个世纪30年代,世界经济陷入危机,资本主义国家爆发了关税战。美国国会通过《1930年霍利-斯穆特关税法》,将关税提高到历史最高水平,其他国家也纷纷效仿。高关税阻碍了商品的国际流通,造成国际贸易大幅度萎缩。1为扭转困局、扩大国际市场,美国国会于1934年又通过了授权总统签署互惠贸易协定的法案。随后,美国与21个国家签订了一系列双边贸易协定,使关税水平大幅度降低,并且根据最惠国待遇原则,把这些协定扩展到其他国家。国际贸易得到恢复和发展。二次大战期间,许多国家面临经济衰退,同时美国为扩大世界市场份额,美国从金融、投资、贸易3个方面重建国际经济秩序,倡导设立WTO。自从1947年开展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第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到1995年最终建立WTO,这期间主要通过彼此削减关税以及其他贸易壁垒,消除国际贸易上的歧视待遇,促进世界自由贸易。

可持续要求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WTO拥有161个成员方,占全球经济的96%及全球贸易的98%,具有广泛的国际代表性。全球的关税水平大幅度降低,极大地促进了全球商品流通和服务贸易的开展,特别是促进了自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的最近一次经济全球化,使市场经济理念和制度得以席卷全球,也极大地促进了全球物质财富的创造,使得全球GDP由20世纪70年代末的10万多亿美元增长到现在的70多万亿美元,40年间增长了近6倍。全球物质财富的增长的确使很多人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但是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和挑战。第一,物质财富分享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不均衡性;第二,在一些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内部也存在不公平性;第三,环境资源面临巨大的挑战。

责任贸易 正是全球自由贸易还存在较大的不公正、不公平性以及可持续性的挑战,这些因素甚至还引发了反全球化、反WTO的运动。如1999年WTO在西雅图的第四次部长级会议,就有逾5万名示威游行者包围了会议地,抗议全球贸易自由化。也正是在这一年,联合国倡导全球契约,号召推动负责任的经济全球化。希望和要求跨国公司在全球经济活动中尊重人权、尊重劳工标准、保护环境和反腐败,以应对单纯的贸易自由化所带来的问题和挑战。WTO的多哈回合谈判议题也部分涉及到劳工标准等问题。在WTO新一轮的谈判中,也逐步涉及劳工等更多的非传统贸易议题。追求更自由化贸易的同时,也关注劳工环境,更加注重贸易的公平性、包容性以及可持续性,也就是全球贸易进入到了追求更加公平、 更高质量、更具普惠性的负责任贸易阶段。


社会责任议题从幕后走向前台

社会条款 我们首先来看企业社会责任的劳工责任是如何从一个国际贸易幕后的课题走向前台的。从国际贸易发展的历史来看,劳工标准跟国际贸易挂钩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从最早的关贸总协定协议就有这方面的条款,后来一直为美国等发达国家所重视。1993年,在第8轮乌拉圭回合谈判的马拉喀什会议上,美国又提出应在国际贸易规则中设立“社会条款”,也遭到了发展中国家的抵制。随后在1995年、1996年、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代表多次提出劳工议题,但终因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意见分歧太大,都没有被列入谈判议题。直到2001年召开的WTO第四次部长级会议多哈会议上,在美国的强烈要求下,劳工标准问题被列入多哈回合多边贸易谈判的议题。2

民间挂钩 虽然劳工标准问题很长时间未被列为WTO谈判议题,也没有达成协议。但是劳工标准与贸易挂钩问题只是从台前走向了幕后,通过各种形式在实际国际贸易活动中发生着效力。1997年,由美国民间组织制定的社会责任道德标准SA8000发布。它也是由美国政府支持的全球第一个可以用于认证的劳工标准,它包含9个方面的内容,即童工、强迫劳动、健康与安全、工会与集体协商权、歧视、惩戒措施、工作时间、工作薪酬和管理体系等。很多跨国公司采购商都以供应商是否获得这项认证为条件,实际上就是将采购与劳工标准进行挂钩。据最新的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6月,涉及72个国家和65个行业的3,751家机构通过SA8000标准认证。3 2003年,欧洲贸易协会的会员公司共同制定了商界社会责任倡议(BSCI)”,用于对供应商的社会责任审核。一些跨国公司本身还制定了相关标准,与采购商的资格挂钩。

幕后到台前 这次TPP协议文件中有专门关于劳工条款的章节。其核心内容包括4个方面。1.要求各缔约方应在其法令及实践中采取并维持国际劳工组织(ILO)确定的所有核心劳工标准,同时,还要求缔约国保证在最低工资、工时和职业安全与健康方面建立可接受的工作条件。2.特别指出在实施过程中,不得削减出口加工区的劳工保护。3.TPP强调,各缔约方应采取合理措施,阻止进口整个或部分包含强迫或强制劳动(包括强迫或强制童工)成分的产品。4.违反将面临暂停关税优惠等强制性贸易制裁。这样,原来民间层面的类似SA8000认证等方式,第一次将涵盖范围如此之广的劳工权利纳入到强制性争端解决机制。劳工标准与贸易挂钩将随着TPP的正式运行而得以在贸易协定成员国之间变成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挂钩情况。

根据上面的分析,我们清楚地看到劳工标准如何从民间“幕后”的情形,通过TPP的未来的正式运行,将使这种挂钩变成国际贸易规则,具有法律约束力。

劳工标准对国际贸易的影响正在日益深入,这种影响可以分为几个层次:首先,在民间层次上,是发达国家的企业要求对发展中国家的出口企业进行社会责任验证,如SA8000认证。其次,发达国家跨国公司纷纷以是否取得公司社会责任认证作为取得订单的条件,提高了发展中国家企业出口门槛在WTO框架中对劳工标准的要求。最后,在双边和区域贸易条约与协定中规定劳工标准方面的条款也已经成为一个趋势。这均推动着WTO中劳工标准问题的发展,使劳工标准问题进一步走向多边领域,最终将演变成多边贸易规则。

社会责任重塑贸易规则

社会责任规则 实际上,劳工议题转为民间的过程中,不仅仅形成了SA8000这样一个关于劳工的社会责任标准。从上个世纪80年末90年代初期以来,随着劳工运动、环境运动、消费者权益保护运动以及全球可持续的发展,全球正在形成一套社会责任规则体系。来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统计的数据显示,在为实现贸易和服务便利化以及全球要素高效公平配置的过程中,全球共产生了300多个社会责任(自愿性)标准、倡议或指南。包括奥地利、加拿大、英国等国家先后颁布了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指南或标准,一些非政府组织也颁布了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指南。国际标准化组织发布的《ISO 26000:社会责任指南(2010)》、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启动的全球契约十项原则和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RI)发布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在全球企业社会责任领域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这些标准或倡议的制定者包括跨国公司、行业协会、非政府组织、商业机构、多利益相关方联盟、国家、地区和全球组织等,所涉及的内容涵盖劳工、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社会公平等各种经济、社会和环境议题,并对全球贸易政策、贸易投资、多边谈判以及企业管理内容和管理方式提出了新的要求。4

TPP的高标准 有学者将TPP的高标准概括为5个方面:“市场准入水平更高、竞争政策范围更广、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更大、劳工和环境标准更严、争端解决约束力更强”。5实际上,TPP的高标准主要体现在两大方面。

一是在传统的促进自由贸易方面。第一,在市场准入方面,TPP突破传统的自由贸易协定,要求100%的货物分阶段实现自由贸易,不允许有例外商品,从而成为一个“无例外”的自由贸易协定。第二,争端解决约束力更强。TPP要求几乎所有的交易都具有法律约束力,在很多方面超过了加入WTO的承诺。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确立保护投资者权利的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高于WTO的卫生与植物检疫标准,以及包含了劳工与环境条款争端解决的具体措施。

二是更重要的是,体现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和要求。TPP将国际贸易问题与一国国内环境、劳工、知识产权、企业政策等深度挂钩,具体体现在3个方面:第一,TPP的竞争政策既包括反垄断法律与措施等方面的规定,也包括对国有企业的竞争规范,强调要保证在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之间实现公平竞争。第二,在知识产权保护上,TPP是目前所有自由贸易协定中要求最高、涵盖范围最大的贸易协定,远远超过WTO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将“劳工条款”适用于出口加工区和自由贸易区,并对外贸企业支付工人的最低工资进行严格规定。第三,在环境标准上,坚持已签署的多边环境协议中的承诺,保护自然资源和野生动物,包括捕鱼、伐木、野生动物贸易等条款,履行《濒危物种贸易公约》等。

责任贸易规则 TPP协定超过2000页,总计30个章节和若干附件,内容广泛,涵盖货物贸易、纺织品和服装、原产地规则、金融服务、投资、电信、电子商务、政府采购、国有企业、知识产权、劳工、环境、中小企业、监管一致性、透明度和反腐败、争端解决、例外、最后条款等。从ISO 26000社会责任国际标准来看,其核心内容包括七大原则(担责、透明度、尊重利益相关法方利益、良好的道德行为、尊重国际行为规范、尊重法治和尊重人权)、七大社会责任(组织治理、人权、劳工、环境、消费者、公平运营、社区发展)。简单来看,目前TPP的内容涵盖了至少人权、劳工、环境、消费者和公平运营五项内容。TPP深化了传统贸易协定所涵盖的内容,并将贸易问题与劳工、环境、竞争政策等新问题挂钩,开辟了贸易领域新规则,实质也是社会责任规则对国际贸易规则的重新塑造。


责任贸易时代?

社会责任壁垒?自由贸易规则,加上了这一系列的社会责任规则后,其实贸易已经不那么“自由”了,在一定程度上多了绿色壁垒、蓝色壁垒的风险。在以前的多边谈判或者FTA当中,贸易投资自由化的规则大都是“边境规则”,比如消除关税壁垒、减少贸易便利化的障碍、放开投资准入等。而现在TPP的规则已经超越了边境,诸如劳动标准、环境标准、知识产权保护、竞争政策等,都是“后边境措施”。6未来,如何平衡边境规则和后边境措施,即如何平衡自由贸易和社会责任或者全球可持续发展需求,无疑是走向责任贸易时代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规则美国造会重演吗?回顾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通过与包括中国在内的21个国家签订一系列双边贸易协定开始,逐步主导了20世纪全球贸易规则。这一次美国在这么短的时间竭力促成TPP,显然包含了同样的战略目的,要通过TPP来引领新一轮全球贸易规则的制定,从而意图主导21世纪的全球经济贸易规则。不同的是这一次TPP包含了更多美国地缘政治战略因素,同时也似乎包含更多的削弱竞争对手的意图,并且缺乏开放性和包容性,因为中国作为亚太地区的多边自由贸易的坚定拥护者和重要参与者被有意排除在外。这既是对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和第二大经济体的一种漠视,甚至是对中国参与国际经济规则制定的一种有意剥夺。7因此,TPP难以变成真正的全球贸易规则。“规则美国造”要想进一步贡献全球可持续发展,或许还要增加更多的开放性、更多的包容性、更多的全人类的利益考量。

 

TPP就像各种双边贸易协定和区域自由贸易协定一样,都是对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发展的新问题和新挑战的新探索。TPP将社会责任理念和可持续发展要求更多地融入全球贸易规则中,推动更加负责任的自由贸易,是一个值得深入关注和研究的尝试。不管参与TPP的这些国家的目的和动因如何,从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推动更加负责任、更加可持续的自由贸易是21世纪全球贸易大势所趋。